手機站
分類:
今日頭條 國際貿易 創業頭條 商旅生涯 國內行情 行業動態 企業快訊 市場分析 商業推廣 社會熱點 本地新聞 綜合報道

更多

中國歷史上唯一的一次太監起義

來源:愚人煙火    日期:2019-06-17 08:06:28     瀏覽:127

距今一百七十年前的秋冬之際,在清朝的統治中樞——北京皇宮內發生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,這就是由林清領導的百余名天理教徒血戰紫禁城的戰斗。

起義原因

乾隆、嘉慶年間,清朝在“鼎盛”的外表下,已經顯現出衰敗的征候:土地高度集中,貪污賄賂盛行,政治腐敗,再加上天災接踵,民不聊生,階級矛盾日益尖銳,農民起義此伏彼起,方興未艾。

北京雖為大清國的首都,號稱“首善之區”,但由于統治階級的政治壓迫和經濟上的殘酷剝削,經濟發展緩慢,人民生活十分貧困。史載:距“京師數十里即棲茅啜菽,一如窮鄉僻壤”,廣大勞動人民“素鮮蓋藏,一遇兇年,支絀立見”。嘉慶十七、八年,京畿和直魯豫三省發生了嚴重的自然災害,京畿有的農村“一畝地才打得一二斗糧食”。這就迫使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、掙扎在死亡線上的農民紛紛參加由天理教領導的、旨在推翻清朝統治的武裝斗爭。嘉慶十八年九月十五日(1813年10月8日),震驚全國的“紫禁城之變”也稱為“癸酉之變”,就是這場反清斗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。

天理教的活動地區主要是京畿、直隸(河北)、河南、山東等地,是民間的一個秘密宗教團體。它的主要首領是林清(北京)、李文成(河南)、馮克善(山東)。他們從傳教收徒、擴大組織到武裝起義,經過了長期準備。早在嘉慶十六年,林、李、馮等人就秘密集會,制定了起義計劃,決定由林清負責攻取北京,李文成負責占領河南,馮克善負責奪取山東,并定于嘉慶十八年秋冬在三地同時起事;先由林清打進紫禁城,占領全北京,李文成、馮克善率人馬北上接應,三軍會師后,趁嘉慶皇帝巡幸回鑾途中。“伏莽行在”,一舉把滿族統治者趕回東北,推翻清朝統治。

林清從嘉慶十六年開始,就在京畿一帶積極擴大天理教組織,為武裝起義作準備。他派弟子李五在直隸固安縣組織教徒加緊打制刀槍武器;又在京畿各縣的教徒中選拔二百多名身強力壯的青年,每天舞槍弄棒,演習操練,作為武裝起義的骨干;同時,進行一些輿論準備,致使京畿附近特別是宛平、大興等縣流傳著“若要白面賤,除非林清坐了殿”的民謠3林清還秘密聯合宮中太監,為潛入皇宮作好各種準備。

早在嘉慶六年,林清就在北京宣武門外租了一間房子,以販賣鵪鶉作掩護,結識了一些宮中地位低微的太監,向他們宣傳天理教義,傳授“真空家鄉,無生父母”的八字真訣,使他們皈依天理教。太監劉得財最早加入天理教,以后又通過他在宮中發展了幾名太監信教。后來這幾個太監就成了起義軍進攻紫禁城的向導和內應。

起義準備

嘉慶十八年八月,即起義前的一個月,林清等人議定了京畿地區起義的具體計劃,決定以“奉天開道”的白布旗為標志,暗號“得勝”,組織一支二百人左右的隊伍,其中每十至十二人為一支小分隊,由一人領頭,打一桿白旗。起義戰士每人另發兩塊白布,一塊系腰,一塊纏頭。白布上分別寫著“同心合我,永不分離”、“四季平安”等字樣,作為識別記號。起義時,擬分東西二路,分別由東、西華門攻入紫禁城。

進攻東華門的一支由陳爽帶頭,劉呈祥押后,太監劉得財、劉金負責引路;進攻西華門的一支由陳文魁帶頭,劉永泰押后,太監楊進忠、高廣福、張太負責引路;太監王福祿等在中間接應,并以陳爽為這支起義隊伍的總負責人。

正當起義準備基本就緒之時,河南滑縣李文成等人因機密失泄,不幸被捕。為搭救李文成出獄,馮克善等人率眾于九月初七日提前起義。林清等人因沒有得到河南起事的消息,仍按原計劃在九月十五日派天理教徒分兩路攻打紫禁城。

具體過程

九月十四日這天,林清派約二百名教徒,裝扮成商販模樣進入北京城,在永定門外與前門外鮮魚口慶隆戲園等處住下。十五日晨,又有一部分起義軍從直隸的固安、雄縣混進北京城內。接著,他們就兵分兩路。東路在南河沿附近的一家酒鋪中集合,西路則在菜市口集合。由于通知誤期,或有的人進城較晚,準時到達集合地點的起義者不足百人。這些人大都扮作行商小販,挑著柿子筐,筐內暗藏戰刀、匕首等武器來到紫禁城下。

日方晡時,來到東華門外的起義軍戰士,由于和往宮中送煤的人發生了爭執,一起義者脫衣漏刃,送煤人急聲呼喊,為守門的清軍聽見,急忙關閉宮門。起義者見勢不妙,即刻翻倒柿子筐,抽出戰刀,徑直沖向門內。當沖進五、六人時,大門就已關閉。劉呈祥等大部分起義戰士被關在東華門外,只得趕緊分散,各自隱匿起來。闖入東華門的陳爽等人,在太監劉得財、劉金的引導下,在協和門下與清軍展開搏斗每清禮部侍郎覺羅寶興命人關閉景運門,入告皇次子曼寧(即后來的道光皇帝)。曼寧慌忙下令取撒袋、鳥槍、腰刀迎戰。

攻打西華門的西路起義軍,在太監楊進忠的接應下,全隊四、五十人順利沖進城門,并將城門關閉,以拒官軍,同時爬上城樓,插上白旗,以號召城外的起義軍戰士。接著有一部分人直奔皇帝居室養心殿。他們打著“大明天順”’“順天保民”的小白旗,由太監高廣福引路,很快打到隆宗門一帶。此時,門已關閉。另一部分起義者打到文穎館,尚衣監一帶,與清軍展開了白刃戰。

起義軍攻進皇宮,使清廷猝不及防,亂作一團。有人攻進皇城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后妃們耳中,喊叫和打殺聲原已足夠驚得這些養尊處優的女人們面無人色了,另一個消息更嚇得她們瑟瑟發抖——把守午門的將領策凌,竟在聞聽天理教攻入的消息之后,身先士卒地帶隊逃跑了。幸好鈕鈷祿皇后的腦子沒有完全嚇糊涂,她派人找來了正在上書房讀書的皇子皇孫們。

正在上書房讀書的皇子們獲悉這個天崩地裂的消息,頓時一片驚慌。同時得知這一消息的宮中諸王大臣,錯愕無策,有的甚至準備撒腿逃跑。時年三十一周歲的皇次子曼寧很快鎮定下來,急命太監取來鳥槍、撒袋和腰刀,沖出書房迎敵。曼寧發現,當時情勢十分危急:兩名天理教徒已經爬上養心門墻頭,正準備朝這邊沖來!綿寧在養心殿臺階下舉起鳥槍,瞄準墻頭的教徒,首發打死一人,再發又打死一人。見兩名領頭教徒喋血墜地,其他天理教徒不敢繼續攀墻發動進攻。

曼寧過人的膽魄與過硬的軍事技能,為這場皇宮保衛戰贏得了寶貴的時間。在此前后,他連發數道命令:一是火速將皇宮事變奏報尚在京外的嘉慶帝。二是關閉紫禁城的四座城門,命令各路官軍飛速入宮“捕賊”。三是安慰居住在儲秀宮的皇母,并派皇三子保護她,要求他不離皇母半步。四是親自率兵丁到西長街一帶訪查。五是派諳達侍衛到儲秀宮東長街巡查警衛,以備不測。

禮親王昭褳,莊親王綿課聞變后,亦趕至皇宮。他們臨時調來了千余名準備去河南滑縣鎮壓李文成起義的火器營兵,綿課又率親兵百余人,并“矛手”數十人,直奔隆宗門外,清左翼總兵,玉麟由中正殿夾道向南進擊,起義者拼命抵御,雙方在隆宗門外展開激戰。由于寡不敵眾,一些起義者被殺或被捕,其余皆奔往南路。

綿課又派火器營兵堵住西華門,·斷絕了起義者的退路。這時太監高廣福帶領部分起義者由馬道跑上紫禁城墻,他高舉“大明天順”的白旗,號召起義者奮勇前進,不幸被清宗室鎮國公奕灝一箭射中,自城樓墜下殞命。這時宮中一石匠挺身而出,指引起義軍首領李五等人藏匿于“御刻石榻間”。被打散的起義者中,有的跳城跑掉,有的潛伏在慈寧宮,五夙樓、南薰殿等處,頑強地繼續堅持戰斗。有一位起義者在嘉慶二十二年被捕后,回憶當年在紫禁城內戰斗的情景時說:“我藏在夾道子里,只見一頭戴水晶頂大翎的官員,向一個白布纏頭拿刀的追趕。那官員趕上,踢掉刀子,就用腰刀將他殺了。我因同教人被殺,就上前拾起刀子,把他砍倒。我是習教弟子,一秉至誠,死而無怨。”在清軍搜捕起義軍時,“李五甚狡捷,與官兵格殺,被傷甚重,是夜斃焉”。這充分反映出起義戰士奮勇殺敵、視死如歸的大無畏精神。

與起義軍英勇奮戰的精神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清統治者的種種丑態。宮廷內的后妃,皇子以及顯貴大臣,武將勛戚等,平時作威作福,驕橫傲慢,然而紫禁城內的驚人之變,使他們猶如驚弓之鳥,盡想逃之天天。清護軍統領石瑞齡大呼:“可速備車乘,以備后妃之行。”堂堂的禮親王昭褳“亦是其言”。守午門的清將策凌得知起義軍打進皇宮,“竟率兵開門首遁”。直到起義平息后的數日,宮廷中上自皇帝、下至太監,一提起這次驚人事變,猶自心驚肉跳,“談虎色變”。嘉慶皇帝為給太監們壯膽,竟讓他們服什么“避邪丸藥”。

起義失敗

九月十六七日,清軍在紫禁城內大肆搜索,抓捕了三十多個起義者。十七日早,由于叛徒的告密,坐鎮黃村的起義軍領袖林清被捕。清廷對大興、通縣一帶的天理會教眾大肆搜捕,短短4天內將700余人屠殺。為響應林清的京城起義,直、魯、豫三省的天理會教徒在華北十幾個州縣相繼起事,聲勢浩大,震驚朝野。但是因雙方的力量對比過于懸殊,在半年內便宣告失敗,起義首領們相繼被處死。因嘉慶十八年(公元1813年)為癸酉年,故史稱“癸酉之變”。

事后反省:

紫禁城之變時,嘉慶帝正駐蹕熱河。他得知消息后,馬上中斷了木蘭秋彌,即刻回宮,九月十九日回到紫禁城。對于這次起義,他一面故作姿態,下“罪己詔”,一面大罵“林清分遣黨惡,擾及禁門,謀危社稷,罪大惡極”,并派兵搜剿、焚燒起義的據點大興縣東董村與宋家莊等地。并指令起義者“必應詳審周密,勿留遺孽”。

皇帝不禁為兒子的英勇折服。當即下令封綿寧為“智親王”,加給歲俸一萬二千兩,他當時使用的那支鳥槍也起名“威烈”。

回京之后,嘉慶帝對真理教攻打皇宮之事進行了詳細調查,才發現策凌帶兵逃跑只不過是小事一樁,糟糕的是:給林清提供皇宮私密的竟是皇帝的近臣太監,更糟糕的是:林清的計劃早已有知情人告發,而這樣的消息竟被王公大臣們當皮球一樣踢來踢去,直拖到事發之后。

林清身邊有個叫祝現的教徒,他的族兄祝海慶是豫王府的差役,早已經將林清攻打皇城的所有路線時間都弄得明明白白。然而當祝海慶在初九日向豫王告密的時候,豫王竟回答:“還差著好幾天呢,急什么,等皇帝回來再說。”

盧溝橋巡檢也在事發前發現了轄區內情形與平日不同,與宛平縣令一起向步軍統領吉綸報告,要求捉拿林清。誰知吉綸竟大怒,認為這是存心給太平盛世抹黑,將縣令臭罵了一頓。

事實擺在眼前。痛心疾首的嘉慶帝也只能發道詔書,自責“漢唐宋明未有之變”竟發生在如今大清朝,“較之明梃擊一案,何啻倍蓰!”

九月二十三日,他親自在中南海豐澤園審訊并處死了林清、劉得財、劉金等人。此后,還對其他被捕者進行了長達四十多天的殘酷刑訊,把三百多名起義者及其家屬分別處以凌遲梟首、坐尸梟首、斬絞,杖徒流刑以及發遣到邊疆為奴等。

為了吸取教訓,防患于未然,清政府又采取下令拘緝、嚴密保甲法、焚毀“奸盜邪淫”書籍、加強對太監以及宗室人員的管束、增設哨卡和整飭兵備等措施。盡管如此,許多天理教骨干在民眾的支持下還是隱匿下來了。如清政府三令五申通緝的劉呈祥。祝現、劉第五、董伯旺,支進才、劉成章等人,一直到道光年間都未被清廷捕捉到。

意義:

林清等人領導的天理教起義軍攻打紫禁城的戰斗雖然以失敗而告終,但它在中國農民戰爭史上卻是一次驚人之舉。紫禁城在明清兩代被認為“固若金湯”,然而這次居然被一百來名手持大刀的起義者一擁而進,充分暴露了清廷統治者的腐朽沒落。有人說:“自是役而后,清廷綱紀之弛廢,臣僚之冗劣,人心之不附,兵力之已衰,悉暴露無余。”而被壓迫人民的英勇無畏氣概、堅貞不屈的斗爭精神及其英雄事跡將永遠彪炳于史冊,光照人間。

林清(1770-1813),清嘉慶年間河北、河南、山東農民起義首領。直隸宛平宋家莊(今屬北京市大興區黃村鎮宋莊村)人。年青時當過藥鋪學徒、官衙傭役和運糧船夫。1806年加入天理教,成為坎卦教主,兼領八卦,傳教河北。與滑縣震卦教主李文成會商起義,被推為天王。1813年農歷九月十四日派教徒二百人分兩小隊,暗藏武器,化裝潛入北京。次日有九十余人在陳爽、陳文魁率領下由信教的太監張太、劉得財等引導接應,分別從東、西華門攻入皇宮,在隆宗門外與宮內護軍激戰,部分義軍沖至養心門,終因人力單薄失敗。不久他被捕。遇害前堅貞不屈,宣稱將來必有繼續起事的人。

標簽Tags: 起義 太監 中國歷史上

免責聲明:本站部份內容系網友自發上傳與轉載,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如涉及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30日內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!

福彩中心原副主任